鲊1锑钗U{娑y??%汐8笼k掱T渾U 炠??6鱚?`殉?媳獙?寷?GN忔昬?d?⑾嵬B' ?C訵. 鏻弬xROu?m0A?厉猝鍟$f孑桶圽LG??檖g槒?h搩宷?n.r"??7腫$/F袓竟c-间J摗\€s蚼髴窢苸欐?f髋鶄?J?廿孻??埋?躰\筅(迌c 蜇?敬爡岗>t/漷H??搶?燋E=?0?瀒!秇!%?髜淲K?? ^?艻"熲}Eb>Q鋨U?嗼?{ 揼w?+辞4褱⑿搞a€ 裃(,:P 硑嫏咙(跦暹枙H?窜塹tw?C鵻=砈稩$柈?噔? 褤h?郥蜪2?A?哚俴ě~C烓虵5洁泔蔕蚷a.b瘁徦娏銯?,V萷2坖B蹊?y?{袕{c鎞6泸觙/?膉襈~upC輷鍜q颫嬠]紾錖酵汭?聨lk畤鏼??悱i?fV&-鉖a喐}∣虔O哉 85;?(\4?s熛? X韒b穮6?凱?]x 鱗8蠛[H峛胍cC債E>它G鸘Z蝙-&%榨怗;靰?w&靉焌炚哔癩O20r?#緯瑵??E佯邍.'g豧鯤s潳?'撦彾k:`Fv欱靪d寬O結糛﹡阎 Q6`遏DB{?X&崆??硌???f愑姭擇沔h媨}?焵畼倱?潝堟P蚊{]X壤?钇奰拣377凝j@IO?GZB?s邹??G見厓&6~丹%????譖&L饣"?,逶讝5oq庝S墒/]?飙碻- ?*U?n翮铳葝s頜)3杽??Jz?8氆Dr辣>鈭E\?}?朎c?;懲?J?仧悿 #兺\[滗笔砻慏Z[:?礼逇賢C(J.?wz洆?P鶣3Zf$铉8彺-OOY璨O g?S儘珵1I值+棜{R1p?\鮑幅 鐬妯凇Kg e,??W#梗b葯樵~x閇苳?r?汋SU鷼=築?1?g眢齥4之鱏粶K?关挽:V搘qo?栓?棇?庁L? 扐??U读栙気?湠(Hl}{?岾D[6鏐[杫p_┡a:嗾_$图`Zc?@Irs臱爫?Nx↘纜奇滯襛? 0S歮唞qO? |霋皪ra讑仆艾q苸旙7(?6篙笰霪(滘~U@q?柳SeH砆1?v
钢轨探伤工人:天路之巅的“B超大夫”
2016-02-26 15:49    来源:未知

  2月7日,上午9时,零下27摄氏度。青藏铁路公司沱沱河探伤工区的8名职工驱车1个小时来到了工作地点,青藏铁路日阿尺曲至乌力8公里的线路区段。在工长罗布的带领下,工友们按照分工带上设备工具,开始了钢轨探伤工作。

  这里是可可西里的生命禁区,偶尔走快一点就得大口大口喘气,冷风卷起的沙砾刮到脸上像刀割,脚下像踩了海绵一样。“这里含氧量不足内地一半,走路不敢快。”罗布说。

  27岁的藏族职工罗布,是格尔木工务段最年轻的工长。面对恶劣的工作环境,许多年轻人打了退堂鼓,纷纷调换岗位,而他在这一待就是9年。

  2台超声波探伤仪在钢轨上缓慢移动,发出的滴滴声和探伤小锤敲击钢轨的清脆声在空中响起。“从‘音乐’中判断钢轨是否有损伤。我们就是天路钢轨的‘B超大夫’,工作不容丝毫马虎。一处比芝麻粒还小的钢轨内伤可能造成断轨的安全事故。”

  不到半个小时,大家眉毛上结了一层厚厚的霜。罗布和工友们每天要早上8点出门,经过一个多小时车程才能抵达巡线点,再步行10多公里进行探伤作业。一天行走几十公里已经成了他们的基本功。一天下来,整个人冻得鼻酸头疼,双手双脚往往失去了知觉。特殊的自然条件和工作环境,加上生活不规律,导致很多人患上了关节风湿、胃痛等疾病。

  下午1点,天空飘起了雪花。大家拿出自带的午餐,席地而坐吃了起来。罗布打开手机,看着2岁女儿的照片。“我在工区已经过了8个春节。”罗布说:“一会给在甘孜的父母和女儿打个电话。”

  “确保列车运行安全是我们的天职。”罗布说:“看到一趟趟列车安全通过,想到旅客回家团聚的温馨,很有一种自豪感!春节不能回家,我们会在‘天路’之巅过个快乐新年。”

(责任编辑: admin )

关于我们 企业邮箱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友链申请 网站地图

建议使用IE7及以上版本浏览器

Copyright © 2004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